智能音箱价格战开打:百度押宝小度音箱 渡鸦失宠

2018-06-18 12:16:42 quecongsoft 196

(原标题:渡鸦的失败,百度的反思,智能音箱价低者得?)

智能音箱价格战开打:百度押宝小度音箱 渡鸦失宠

文/懂懂笔记

智能音箱会不会有市场,现在已经无需讨论。因为,智能音箱已经成为现阶段AI技术相对成熟的具象化产物,也是巨头扎堆的AI落地载体。

但是,一旦涉及到硬件,性价比就成了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于是,我们便看到了89元的阿里方糖、79元的京东叮咚mini2以及最近89元的小度智能音箱。一连串不足百元的智能音箱陆续上市,似乎也预示着在国内市场,智能音箱行业正式进入了价格战的阶段。

对于价格战,在竞争激烈之下,谁也没法绕过这个坎。从智能音箱来看,All in AI的百度怕是最有体会的那一个。

“原配”渡鸦不得宠

智能音箱价格战开打:百度押宝小度音箱 渡鸦失宠

虽然百度在智能家居领域的发展速度并不快,但是在智能音箱方面百度的脚步却走的并不慢。2017年2月,百度以数千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渡鸦科技(具体金额官方并未公布),这是一个由90后吕骋带领的100多人AI创业团队。在当时,这一举动也被外界视为百度all in AI的决心表现。吕骋也被任命为百度智能硬件部门的负责人,直接向新任的百度COO陆奇报告。

时任百度总裁兼COO的陆奇在内部邮件中曾称:“收购渡鸦对于奠定百度智能交互平台的领先优势,以及打造软硬件一体化的核心竞争力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而渡鸦最主要的任务也就是为百度的all in AI战略打造入口级交互硬件,这款硬件就是智能音箱。

进入百度旗下9个月之后,在去年11月份的2017百度世界大会上,渡鸦终于拿出了其首款作品――raven H智能音箱。凭借着其相对个性的外观设计,raven H在发布之后也受到了不少外界的关注,但是其高达1699元的售价又把不少人拒之门外。毕竟,当时虽然国内的智能音箱行业厮杀程度还没有像今天这样进入百元以内,但是绝大多数产品售价也都只是几百元而已,很少有突破四位数的产品。

这样的产品定位与渡鸦团队的领导人吕骋有很直接的关系,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援引百度渡鸦前员工的说法称,此前百度方面的管理层是希望渡鸦也能做一个相对廉价、亲民的入门级产品来打开大众市场,但据说吕骋本人是史蒂夫・乔布斯的狂热信徒,所以他对那些主打性价比的产品并不感冒。

他认为,只有投入高成本才能有充足的空间来兼顾一个产品的各项细节,他希望raven H能够成为百度的Echo、Home Pod。据悉,吕骋一直都想开发一款iPhone那样的“定义型产品”,以取代手机。所以,我们后来看到的raven H智能音箱确实无论在设计层面、还是用料方面都足够优秀,《华尔街日报》也给出了Raven H“Best of CES”这样极高的评价。

但是,对于一个新兴行业,且要面对大众市场的产品,在用户对其仍不太熟悉和信任的前提下,想让用户拿出1700块来尝鲜显然非常困难。另外,从一些购买了raven H智能音箱用户的使用反馈中也能看出,高价的raven H智能音箱虽然整体的设计用料都不错,但是其并不够智能,在语音交互方面跟其他售价不足其一半的竞品相比并没有明显优势,甚至不如某些便宜的竞品。

最终,被寄予厚望的raven H智能音箱在上市之后并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据腾讯科技报道称,对于Raven H百度最初的目标是生产5万到10万台,但最终被砍到只剩1万台。这样的市场表现对于一个需要走量的入口级产品而言无疑是不合格的。反观它的竞争对手们,凭借着相对低廉的价格则取得了不错的市场表现,去年双十一期间,阿里就宣布旗下的天猫精灵X1销量突破一百万台。

受此影响,吕骋管理的百度智能硬件事业部也变更为aven Studio工作室,,专注于前沿产品形态的探索。相关营销预算也从原先承诺的3000万元减半,渡鸦团队的员工数量从最初的80人精简到10人,而且剩下的人只是在做一些基本的应用维护。

智能音箱的交互系统是需要大量的数据积累的,而不足万台的销量让raven H在用户数据和使用习惯的积累方面相较于友商们有明显的差距,没有足够的大数据供其学习和训练,这也是导致raven H在用户的日常语音交互方面不够聪明的主要原因。

归根结底,并不是raven H的产品不够好,而是其过高的售价让它在这场巨头之间的价格战上还没开始就已经落后。过高的售价和不够聪明的系统将用户拒之门外,这使raven H陷入了一个既卖不出去又无法学习成长的恶性循环。

低价的小度成为新宠

智能音箱价格战开打:百度押宝小度音箱 渡鸦失宠

国内的智能音箱市场并不像国外市场那样经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培养周期,而是直接进入快速发展阶段。不过,这样的忽然崛起也让整个市场平添了更多不确定因素,即便是那些核心巨头们,也很难准确的预测智能音箱市场接下来的走向。所以,目前更多的还是在试探,而占据更多用户的客厅,获取更多的用户数据和使用习惯就成了试探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

而百度在raven H基本宣告失败之后,也重新选择了低价、亲民的策略。据悉,目前百度已经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其持股的另一家创业公司小鱼在家推出的低价智能音箱上,此前百度推出的“小度在家”带屏智能音箱就是出自小鱼在家。同时,百度也在尝试自主开发音箱,这次推出的小度智能音箱就是百度自主开发的产品。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智能音箱行业报告显示,第一季度Google Home出货量达到240万台,同比增长709%,占据26.5%的市场份额;亚马逊Echo系列智能音箱出货量为400万台,同比增长102%,目前占据43.6%的市场份额。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尽管Echo系列智能音箱出货量同比实现了增长,但是其整体市场份额却是出现大幅下降,这一数据在去年曾高达81.8%。

这样的数据表明,这个市场在不断扩大,入场的玩家也越来越多。在这些新入场的玩家中,中国玩家也占到了非常重要地位。根据调研机构Canalys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阿里的天猫精灵和小米的小爱音箱出货量分别超过了100万和60万台,位列全球市场的3、4位,仅次于谷歌和亚马逊。

而中国市场突然崛起的主要原因,则是得益于相关产业链的成熟以及巨头们的强势介入,使得整个智能音箱行业的体验门槛降低。体验成本低了之后,很多用户还是非常愿意以这样相对较低的价格来尝鲜。

或许是看到了友商们的成功,百度才更加坚定了自己走平价路线的决心。因为现阶段对百度而言,它不需要靠音箱盈利,需要的是让自家的音箱走进更多用户的家庭,让用户愿意来使用。因为,在人工智能这样一个需要不断深度学习的行业里,拥有更多的用户就意味着更多的数据,而这些数据就是其AI生态学习的最主要内容。

结束语

对于一般用户而言,厂商们为了抢占更多的客厅,不断刷新智能音箱的价格底线或许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整个行业而言,特别是那些巨头之外的中小企业而言并不如此。巨头们在这样一个垂直领域将价格做到79、89这样的低价时,很多是低于成本价销售的,这样的策略很有可能直接杀死一批小公司。

另外,低价虽然能够促进市场的扩充,但是同时也意味着整体质量和品质的下降,音质不好、不够智能、收音差等等一系列问题都会随着成本的压缩而出现。这样的用户体验对于那些尝鲜的用户而言很有可能会直接摧毁他们对智能音箱的好奇心。以至于当以后厂商们推出更完善、更智能但价值也更高的音箱时,他们很难再愿意尝试。

王超 本文来源:虎嗅网 责任编辑:王超_NT4133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