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2018-06-11 13:34:35 quecongsoft 32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小小

微信|公号ID:WYKXR163

当女性感到疼痛时,她们在急诊科等待的时间更长,而且她们获得有效止痛药的可能性也比男性低。科学家们现在正在调查男女之间对疼痛的不同反馈,发现女性忍受疼痛的能力更强,而且痛感常常被忽略。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2009年,医生告诉我(本文作者、作家詹妮弗・比洛克(Jennifer Billock)),就像“很多女人”一样,我过于关注自己的身体。医生认为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并建议我放松下来,试着忽略那些疼痛症状。

然而,这个诊断似乎与我的感觉完全相反。几周前,我因为胸痛而被送入急诊室,心率达到每分钟220次。急诊室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恐慌症发作。他们给我服用了阿普唑仑(Xanax),让我试着睡觉。我以前有过恐慌症,我知道这次完全不同,于是我去看了医生。

他们整夜用心脏监视器观察我,我的症状再次出现,而且这次被记录下来。结果显示,我的情况并不严重。我离开医生办公室,并且以为自己是焦虑症所致。为此,我听从医生的忠告,试图忽视疼痛感觉。可是,症状一次次重复出现。最初是每月发作一次,此后是每周都会发作。

在接下来的九年里,我会抱怨,然后被再次告知我患上了恐慌症或焦虑症,女性不会像我那样感到心脏疼痛,也许我只是感到困惑。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2:作家詹妮弗・比洛克(Jennifer Billock)因胸痛去看医生,离开时以为自己患上焦虑症

我的经历并不少见。《Ask Me About My Uterus》的作者艾比・诺曼(Abby Norman)发现自己患有子宫内膜异位症时,也经历了与我类似的情况。子宫内膜异位症让人十分痛苦,子宫内膜组织生长在其他器官中而不是子宫里。

多位医生告诉诺曼,她患了泌尿系统感染。直到诺曼去见她的男朋友,后者证实女友疼痛难忍。诺曼写道,她还曾被诊断为阑尾炎。甚至有医生认为,她的症状是童年时受到性虐待所致,尽管诺曼很清楚这样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3:在医疗行业,女性的疼痛常常被忽略

奇闻轶事和学术研究都指向了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在医疗行业,长期以来人们对女性的痛苦不屑一顾。更难以确定的是,我们不清楚这是否是由性别偏见、缺乏对女性医学的研究亦或是男女对疼痛反应存在实际差异所致。

我们所知道的是,当涉及到疼痛,男人和女人被区别对待。例如,一项研究发现,急诊室报告显示,与男性相比,出现急性疼痛症状的女性更不可能服用阿片类止痛药(最有效的类型)。在开出处方后,女性要等更长时间才能接受结果。

另一项研究发现,与男性相比,急诊室中的女性更不容易受到重视。在2014年瑞典的一项研究中,在急诊室里女性要等更长时间才能去看医生,而且很少被归类为急症。

这可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2018年5月份,法国1名22岁女子拨打急救电话,称自己腹痛非常严重,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接线员回答称:“你将来有一天肯定会死的,就像其他人一样。”

当这名女子在等待了5个小时后被送往医院时,她已经中风,最终死于多器官衰竭。旧金山总医院的急诊医生、阿片类止痛药研究专家艾斯特・陈(Esther Chen)说,在急诊室看到女性接受不同治疗是相当常见的现象。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4:在急诊室里,女性看病等待的时间要比男性长得多

但是艾斯特表示:“很难说清这到底是隐性偏见(我们所有人都有这种偏见),还是我们根据不同的临床状况来判断女性和疼痛的方式。”

例如,艾斯特研究了急性腹痛现象。她怀疑,那些出现在急症室的腹痛女性通常被认为有妇科问题,许多医生认为这比急性外科疾病更不可能需要阿片类药物。

与此同时,当女性带着疼痛来到医院时,她们比男性更有可能接受抗焦虑药物治疗,而且更多的时候被认为是精神病患者。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5:女性更有可能被诊断为精神病患者,而不是进行排除身体状况的测试

参与撰写上述报告的慢性疼痛研究联盟(Chronic Pain Research Alliance)联合创始人兼主任克里斯汀・韦斯利(Christin Veasley)表示:“女性患者更常被推荐给心理学家或精神病学家,而男性则被要求通过测试排除实际的器质性疾病。”

作为国家阴户协会(National Vulvodynia Association)的前执行理事,韦斯利看到了令人担忧的糟糕医疗诊断和建议记录。她说:“我从女性那里听到的是,医生告诉她们引发疼痛的许多理由都非常荒谬。”

比如,医生告诉女性患者,疼痛可能是婚姻问题。做爱前喝杯酒,很快一切就会好起来,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韦斯利称:“很难想象,曾经发誓‘不伤害他人’的医学专业人士会说出这些话。”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6:有些医生建议,遭受疼痛折磨的女性做爱前喝杯酒,这样会更好

人们普遍认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抱怨医疗问题。事实上,英国的一项研究发现,男性咨询医生的次数比女性少32%。因此,医生们可能认为女性的疼痛报告不那么严重。

但其他证据表明,认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抱怨同样的疼痛是错误的。一项对两种常见疼痛(背痛和头痛)进行的汇编分析发现,男性和女性同样有可能去看医生。

研究人员写道,女性更快去看医生的证据“少得令人惊讶,而且差异非常大”。一项类似的研究发现,出现同样疼痛症状时,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去咨询医生。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7:研究发现,女性对疼痛的耐受性低于男性

尽管如此,许多研究人员和医生指出,早在1972年和2003年就有研究表明,女性的疼痛耐受力低于男性,这当然是受到文化性别规范的鼓励。

加州麻醉师协会主席凯伦・希伯特(Karen Sibert)指出,研究还发现,女性表现出的症状与焦虑症更接近,而且更容易沉迷于阿片类药物。因此,在服用额外的止痛药之前,向女性发放抗焦虑药物可能是完全合适的。

希伯特还称:“当人们感到焦虑时,他们对疼痛的忍耐度就会降低。最好是先控制他们的焦虑和恐惧,然后在寻找引发症状的病因。”

女性健康研究所(Women 's Health Research Institute)科学推广与教育主任尼科尔・沃伊特维奇(Nicole Woitowich)表示,另一个并发症是雌激素会改变人们对疼痛的感知和对止痛药的反应。

沃伊特维奇解释称,这意味着“女性经历疼痛的方式与男性存在差异”。因此,女性和男性必须接受不同的治疗,以开发个性化的方法来照顾患者。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8:男性和女性经历痛苦的方式存在性别差异

沃伊特维奇建议,如果医生想要以一种量身定制的有效方式治疗病人,他们“至少应该从治疗病人的染色体结构开始,要么是男性(XY),要么是女性(XX)”。但要确切了解这些差异是什么,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治疗效果,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在1990年之前,也就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成立女性健康研究办公室前一年,临床试验和诊断重点在男性身上。而在欧洲,女性同样被排除在研究之外。加拿大和英国也一样。这导致了大量的医学证据,包括以疼痛为重点的实验室研究都以男性为主。

《Ask Me About My Uterus》的作者艾比・诺曼(Abby Norman)说:“当一种疾病的历史(包括教科书案例的定义),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男人书写的、关于男人的故事,它就成为了其他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先例。”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9:当医生对某种健康状况的了解主要是基于对男性的研究时,男性的经历就成为衡量女性症状的标准

2015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出台了一项政策,要求医学调查人员将性别纳入生物变量中加以考虑。现在,任何申请NIH资助的人都必须同时研究男性和女性,或者给出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只对一种性别进行研究。

不过,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是否会产生影响。女性健康研究所的沃伊特维奇说:“由于这项政策相对较新,我们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看到它是否对研究的开展方式产生影响,以及它是否变得更具包容性。”

2017年,英国国家卫生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也发布了类似的规定,NHS必须“倾听女性的心声”,尽管这只是为了加快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诊断。

自21世纪初以来,加拿大和欧洲也采用了类似的政策。然而,这些都没有成为法律,而是作为对研究人员的建议。不过,这并不能消除医生和其他医务工作者对女性疼痛的固有偏见。

魁北克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的刘易斯・派洛特(Louise Pilote)与人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无论男女,具有更多“女性”性格特征的患者都面临更高的风险,他们可能更不容易得到医疗服务。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对男女之间隐性偏见的支持。但派洛特指出,事情要复杂得多:这些变化实际上源于贫困,以及“女性化”的性格,依据的是性别角色量表(Bem sex role inventory,BSRI)列出的特征,而非生理性别。

派洛特也有基于证据的解释,阐述为什么我的心脏问题被拖延了如此之久的原因。心脏病在女性中并不像男性那么普遍,且多发生在女性晚年期间。当女性出现心脏问题时,她们通常会关注胸痛以外的症状。

女性耐痛力更强,但她们喊疼时一定要重视起来

图10:心脏病在女性中并不像男性那么普遍

事实上,我最关心的是胸部疼痛和心跳过快所带来的感觉:头昏眼花、上气不接下气、头晕目眩。我明白为什么医生会认为这只是简单的焦虑症。

在2018年1月份,我终于从另一位心脏病专家那里找到了解决办法,她听了我的建议,但没有把我的痛苦解释为担心或焦虑的副作用。我又做了一次心脏监护,得到了官方的诊断,并在三月份做了手术。

我等了将近10年才得到治疗,原因可能是心脏病在女性中并不常见,也许是因为我的症状听起来真的像教科书上描述的焦虑症,也可能是因为基于性别的假设,即女性更可能抱怨疼痛,而不太可能有生理上的病因。

即使我认为自己的性别与此有关,我也不确定是否有可能得到证据支持。对我来说,要想完全理解女人的痛苦,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小小)

郭浩 本文来源:网易科学人 责任编辑:郭浩_NT5629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