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洋阳回应对EOS的质疑:套旧模版容易失败

2018-06-10 17:24:14 quecongsoft 241
a:3:{s:7:"content";s:81453:"

廖洋阳回应对EOS的质疑:套旧模版容易失败

文/温泉

5月20日,由网易科技和起风财经联合主办的“链上无限”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论坛期间,网易科技对全球最大的区块链社区之一EOS引力区创始人廖洋阳进行了专访。

在专访中,廖洋阳回应了对EOS的诸多质疑。他认为,在看待EOS价值的时候,不能站在现在,用以前的经验去看未来的世界,这种方法不对。用旧的估值模版去套一个新事物,很容易失败。

廖洋阳认为,EOS很大的价值在于它的经济模型,也就是它的社群。现在的公司跟未来的区块链的社群不能简单类比。他解释,一个公司生产一个产品,卖给用户,公司价值完全取决于公司能给用户多少价值,用户能给公司多少钱,创造多少收入。但是,未来不是这样的,未来是一家公司生产一条区块链的价值的源码和架构,把它开源,所有持有代币的人,全部成为利益共同体,这个公司的规模是无限的。

廖洋阳认为,币价的不断上涨,和EOS社群的不断成长一定是有关系的。

以下为采访速记全文,略经编辑:

网易科技:有一些对EOS质疑的观点,认为EOS虽然打的是免费和速度快的点,但是区块链并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这个点只是适用了大众炒币的心理。他们认为它其实是炒币3.0,它现在的价格过高。跟以太坊相比,现在80%的融资需求都是用以太币,那以太坊的市值才多少,EOS一上来市值就这么高,它的价格已经偏离了实际的价值。

廖洋阳: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EOS对市场痛点的理解是这样的,它的理解层面,就觉得这个市场存在这样的问题。它觉得我现在看到的市场是这样的,你看到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从设计团队的眼光来看,觉得市场有这样的问题。什么问题呢?

第一,由于收费层面的问题,比如说各种各样的应用都需要用到以太坊,那普通人就根本不太可能进,大家购买以太坊,好像就有一个很大的门槛。大家不太容易理解区块链到底是干什么的,比如说我要给我爸妈解释区块链的应用是什么样的,我很难解释,因为他没法用。他用了微信就比较简单,他就知道这个东西是给我儿子发信息用的,可以语音,可以视频,这个就比较好解释,别人用了才知道是什么。如果内部来说,它永远是一个小圈子里的,整个推广速度会慢很多。但是,免费会不会是一个最终形态?未必,但是在现阶段来说,它可以起到该有的作用。从这个角度理解来说,它是有意义的。但是会不会说明未来的是免费世界,这不知道,我们只能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看。在这个阶段里,能做到以太坊做不到的东西,有变化还是有好处的,没有变化,就意味着这是一滩死水。所以,一旦只要产生了变化,我们就会未来它可能会激发一定的新的东西出来。无论是新的环境,还是对整个生态规模的扩大,都可能是有益处的。这一点来说,我倒不觉得它是以炒作的概念去说这个事的。因为拿免费作为纯炒作的概念,不是特别合乎逻辑的一个事情。如果是传统的区块链币的炒作路径一般是,这个东西能赚钱,这是炒作的路径。赚钱的方式是币不断变少,它的价格就往上升,大部分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输出,是一个通缩的货币,随着数量变少,那价值肯定是往上升的,这是吸引人去买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它有没有炒作的概念在里面,我觉得也会有。比如说在白皮书的写法里面,会不会有些东西在目前没有达到,但是它写进去了,这肯定也是有的。白皮书是跟我们写商业计划书是一样的,你给投资人看的是未来能做到的事情,而不是现在能做到的事情。如果只写现在能做到的事情,对投资人来说吸引力不大。因为它不知道你做的这个事在长期来看有什么意义或者是有什么想象的空间。从这个角度来说,大家写商业计划书都是这么写的。所以,你说它在白皮书里有没有针对现在没做到的东西,写了这些东西,肯定是有的。有没有一点炒作,肯定也是有的。但是这个炒作未必是他们自己去做的,而有可能是一些早期金融者或者是其他的人更想这样的事。

网易科技:您怎么看现在它的价值和价格的关系呢?

廖洋阳:现在很多类比都是拿以太坊现在是多少体量,EOS为什么能在现在的情况达到以太坊的比例来看。这种估值方式在过去来看是错的。

网易科技:为什么?

廖洋阳:以太坊在2016年的时候,大家认为它没有任何价值,认为是一个圈钱的东西。

网易科技:原来曾经也有人这么认为以太坊?

廖洋阳:2016年跟以太坊相关评论写的,都认为它是圈钱的。当时对以太坊所有的评论,都是很悲观的,就是一个骗钱的东西,能涨到10块钱以上就偷着乐了,类似这种说法。

你拿现在自己的认知去看未来,您并不知道在这个生态上会出现什么样的奇迹,以前都没有预测到以太坊会带来一个众筹的热潮,发币的热潮,这是没有人能预料到的。只有当它出现以后,用互联的眼光回头去看,以太坊能涨成这样是有道理的。只有现在才知道,在那个时点是没人知道的。所以,在现在的时点,用以前的经验去看未来的世界,其实这种方法就不对。我们不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评判价格高,还是低。

网易科技:不能用这种方法来评判EOS的终极价值,但是就EOS目前实现的这些程度来看,跟它目前的价格是不是有所偏离呢?这个是可以评估的。

徐超逸:很简单的一个事情是由于区块链项目自带了金融的属性,所以它的价值完全在于参与那边的人数,参加的人数越多,它的价值越高。

网易科技:为什么?如果本身这个技术不是足够有颠覆性,大家不能在上面看很多应用,这些应用不能用起来,参与的人数多也没用?

廖洋阳:你想一下,大家看好它,对它未来的期许很高,我们在这个价格上,肯定是加了对未来期许的价值,这是肯定的。但是,你没有办法量化地知道它现在的价值是多少,你告诉我你怎么量化现在的价值是多少?没有办法去量化,一个东西的价值永远是现有的价值加未来期许的价值,合在一起形成的价值,只有未来有价值,才有更多的人愿意去赌它的成长价值。如果大家对它未来没有看法,这个东西成长价值就是0,它的价值就不会高,因为你知道它的天花板在哪里。就是因为它还没有占领市场,所以我们觉得它未来的价值是无限高的。正是因为这一点,它现在的价值其实是合理的,就是因为你对它的未来期许加了进来,它在没有市场占有率的情况下,达到了这样的期许,这是很不容易的,你有没有见过哪一个项目有这种情况出现。这里面肯定是有风险,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存在即合理。

网易科技:您对它的坚信是来源于哪呢?您看过它的代码吗?

廖洋阳:我没有具体看过它的代码,但是代码实现其实没有那么难,关键是在于架构,就像你盖房子一样,你要建筑师一个砖一个砖地砌吗?要先把图画出来,图OK了,就可以了,他的工作就完成了,下一步去把砖砌好就可以了。当然,BM也去参与砌砖的过程。但是,在技术层面,区块链现在不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是架构层面的东西。其实以太坊现在遇到问题了,遇到的是社群接受不了变化,由于没有治理,所以它接受不了变化。所以,你就看吧,拿以前改朝换代的例子来看,一个先进的文明取代一个野蛮的文明,大部分情况肯定有因为它的治理和民主比较先进,才取得了原来的东西。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架构是最重要的,而不是技术是最重要的,技术的实现没有想象得那么难,包括源码层,包括你刚才说的一个问题,EOS的源码在前一个阶段根本就没有实现所谓的架构层面的东西,但并不影响,就像刚才说的,技术的事情永远有人会做到,在技术实现上,不是终极能改变世界的一个东西,而是技术给它进行设计的东西。

拿比特币来说,之前公益协会说比特币解决共识问题,不是从技术解决的,而是从经济学的设计解决的,它是从经济学解决的。所以,EOS现在是一样的。它不一定是从技术层面来解决这个问题,它是通过架构层面来解决的。

网易科技:您所说的架构,是指底层技术的架构?

廖洋阳:DPOS的共识经济,经济治理的机制。

网易科技:就是它的社区的机制,就是超节点竞选的这种机制是吗?

廖洋阳:这跟它的通证经济以及共识机制的设计是紧密结合的,如果没有共识机制,现在并没有超级节点竞选的话,EOS也不是现在这样。只有它把机制设计到位了,大家知道这个游戏规则了,鼓励你去做这个事,大家就愿意做这个事,大部分人是趋利的。这个东西到了,下一个东西会到,一般它有一个方向,不是自发的。

网易科技:您对它架构的认识,是基于它的白皮书吗?

廖洋阳:这是渐行的,从0开始的那个阶段是0,就我们一家做点什么事,当我们把它做到1的时候,后面到100的时候,当然不是说100分,而是这个数量从1到100,整个社群增长的规模,比如说现在持续了3个月以上的,我们每个月都在看,它确实是拔高了设想的目标。所以,如果从现在的视角切进来,不了解以前的事,你可能不太清楚它如何从0走到100,但你经历了这一系列的过程的话,你才能知道原来它的价值是这样一步步被发掘出来的,然后一步步去形成的。

网易科技:那它的价值是怎么一步步被发掘出来的?

廖洋阳:这个事跟我们的关系是比较大,确实是我们也教育了很多人,包括现在很多节点的候选人。很多节点的候选人,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个机制体制,对他们个人来说,或者是对他们这个组织来说会有什么样的好处。我也跟很多现有的节点竞选人沟通过这个事,你们可以去做竞选节点的事,把这些事告诉他们,他们了解了这个机制的特性以后,这个信息对称需要你了解这个机制以前是怎么发挥作用的,未来它会往哪方面发展,信息对称以后才能做出这样的决策去做点事,如果有人告诉他这个事,并且展示给他,我已经做到了,已经证实了这个模式是可行的,已经有人做到这个事了,那就很OK。那标杆在哪里呢?我们就去模仿它。

网易科技:后面的币价的上涨,跟你们对市场的教育和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是有关系的。

廖洋阳:一定是有关系的,只不过我没办法说它的关系有多大,因为我们做了一个催化剂的角色,促进了这件事的发展。

网易科技:我记得您好像是在EOS价格特别低的时候买的?

廖洋阳:对,买过,不是买的,是买过,都买过。

网易科技:是从它3块钱左右的时候买的吗?

廖洋阳:我是从它一路跌下来的过程,就是10块左右开始买的,然后跌到3块,然后涨起来的过程也是买的,100我都买过。

网易科技:您为什么是这样买的?

廖洋阳:就是投资策略,有的人是一把放进去,我是慢慢投的,还有一年,当时的众筹周期还是挺长的。

网易科技:您对它的认识也是一个逐渐的过程。

廖洋阳:这是必须的,肯定是的。这个模式是不是work,长达一年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只有一个预期,我们并不知道细节上到底会发生哪些变化,而且它的时间节点在什么时候发生,我们不清楚,那时候我们做了很多错的对策。比如说我们在价值跌到3块的时候,我们就在分析为什么价格会跌,最明显的就是当时市场每天有200万个EOS增发出来,在那个价格上,跌到3、5块的时候就是一千万人民币,我们觉得也还好。但是,在那个市场上,可能没人愿意出这个钱来买这个东西,因为未来随时可以买,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当时我们判断是价格还会再往下走。那时候我们的合伙人是预测到今年3月份的时候,离主网上线3个月的时候,价格才会往上走,结果大家发现再不抢就抢不到了。这里面,我们对价格的估计出现了严重的偏差。但是,有一点他说对了,从3月份开始,整个生态对节点候选人的吸引,逐渐出现了。事实上整个节点候选的热潮也是从3月份开始的,在3月份之前,没有任何一家节点候选人,包括社群出现。

网易科技:3月份有一点点,4月份才逐渐有更多的人进来。

廖洋阳:3月份是一个起点,所以我们看到了一些东西,但是并不知道这个过程中到底会发生什么,它的随机性很强。至少从现在来看,它验证了我们的一些猜测,这一年它给节点竞选留出了一个充分的时间,社群的发展也确实达到了一个既有的预期,现在在热度上,从社群的推动达到了一个特别高的程度。

网易科技:你们买入最多的是EOS发展过程中的哪几个关键节点?是发生了什么,你们觉得可以再多买一点?

廖洋阳:肯定是价格低的时候会多一点,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假设我每天买一千块,那在价格低的时候,我肯定买得比较多。

网易科技:价格低的时候,也证明之前的预测错了,它跌了,那我再往里投钱的时候,它会不会跌的更厉害?

廖洋阳:在那个时候,我觉得价格越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去买,因为成本变低了。

网易科技:大部分人对未来的预期也显得不那么乐观。

廖洋阳:还好,如果我们对未来的预期不乐观的话,就不参与了这个项目。既然在那一刻确定了,就不会改变,当我们决定要做EOS这块事情的时候,未来的方向全是确定的,就让你怎么应对环境的变化。环境变化,价格越来越低,怎么活下来的问题,而不是去不去做这个事的问题,去不去做这个事,在那个节点确定以后,至少是两到三年以后不会变。

网易科技:EOS是您最了解的几个公链之一。

廖洋阳:对。

网易科技:在很早期的时候,在那么多币里面,您是怎么发现EOS的?

廖洋阳:发现并不难。还是对前面的产品比较了解,用过BM之前的一些产品,在这个行业里,可用的东西蛮少的。平常能用的区块链的应用,其实不多,这算是仅有的一些你可以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