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区块链让所有企业同在起跑线

2018-05-29 14:36:01 quecongsoft 35

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区块链让所有企业同在起跑线

网易科技讯 5月29日消息,近日在2018年数博会场外,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理事长元道接受媒体采访,他告诉网易科技未来通证经济的出现会让所有企业同在一个起跑线上,但是彼此都不是在已有的红海此消彼长,区块链会为现有的数字世界开拓很多蓝海。他认为未来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将包含全球贸易规则、社群的共识等货币以外的功能,同时,联通代表多阶多维多态的各种通证,构成新的加密货币篮子,在国际上形成集群式作战。(周奕婷)

采访实录(略有修改)

记者:你怎么认识通证经济?

元道:区块链打造了一个全新的数字经济,名称叫通证经济。我们认为现在有两条平行的经济世界,一个是传统经济,一个是互联网经济。传统经济的丰富多样性是非常多中心化。每个国家,每个小城市有自己的报纸、服务业等。互联网经济,过去20年产生互联网经济让每个人享受了很好的生活,但是它出现问题了,变成了一个高度中心化的世界,已经没有区域声音。区块链可以打造出第三个平行的经济世界,这个经济世界就叫通证经济,将来会是传统经济、互联网平台经济和通证数字经济并行。

记者:三者之间会有什么交叉吗?

元道:从传统经济的多中心化,没有信息技术支撑,没有全世界一体化的信息基础设施。每个地方都是独立,以信息的孤岛为特征,用电话网互联,这是支撑的传统经济。

到了互联网经济全球一体化,网络面前不再有区域,没有区域概念,用全球一体化的区域设施打造的新经济是互联网平台,结果是高度中心的。中心化给予了很多端到端的体验,人们生活已经被数字化改造。

再往下进入生命数字化。这个过程没办法中心化,又要恢复到多姿多彩、生生不息的,各种多中心化的企业,从多中心化到中心化再到多中心化,是这么一种螺旋式发展。

记者:现在离您所说的生机勃的通证经济还有多远?怎么样达到?

元道:俗话说,要致富先修路,就是基础设施建设。今天要达到多姿多彩离这儿还远。首先,未来几年是非常重要的区块链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2018年是作为通证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区块链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元年,前面是公元前的比特币、以太坊,包括中国是公元前,告诉大家在互联网上建立区块链可以长什么样。

记者:你怎么看目前国内公链发展情况?还存在什么问题?

元道:第一,这么多公链出现也印证公元元年开始。大家从不同角度探索,有的从条的角度,有的从快的角度,有的是水平的,开始建设公链的基础设施。这是建设的开始。

第二,公链从基础设施上来讲,一定是全球一体化的解决设施,这是非常重要的基本特征,所以是内部私有链里面做,理论上不是公链,上面长出来的经济也不能算是全球一体化的通证经济。

第三,区块链跟互联网平台有很大区别,互联网每个平台就是私有平台,做的时候就是带着私心做,做的东西就是要走自己的认证,所有的身份我发,数据留在我这里。做区块链就是把最大的自由留给每个人,赋能给每个人。数字生活可以中心化,数字生产就是多中心化,到数字生命一定是趋同性。比如你的DNA信息可以编辑,数字生命可以永生,你会把它留在一个平台吗?你敢吗?数字生命一定是去中心化。

记者:您之前说到未来几年会有产业性公链崛起,可能会运用到大型实体经济和共享经济、中小微企业,可以说说这些行业运用区块链会发生什么改变?

元道:比如,大型制造业整体协同环境很差,各个环节之间信任程度很低。不像德国和日本有非常强大的行业协会,这些行业协会是自组织,在行业内部自下而上建立共识产生协会,中国都是靠地方政府,共识只要不是自下而上产生,都不够持久。

怎么解决?区块链可以提供信用的环境,让大家在全球一体化公共基础设施上建立互信,建立自信,这种结果就会使得制造业流通成本大幅度降低,这是对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结合一个角度。

记者:协同的各个组织非常多,达成共识比较困难?这是不是公链发展的一个困境?

元道:公链既有技术问题也有非技术问题,不是写完代码就可以解决。它有治理,有社群,有大量的线下工作要做,这些都是都属于基础设施。今天修路也是一样,这条路要怎么规划,路要怎么拆迁,不是拿钱就可以铺过去,要大家达成共识。公链基础设施不仅包含代码、服务器、算法算力还包含很多决策,很多沟通,这些都是共识的组成,也是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

记者:大型企业垄断资源、能量,通证经济对他们是冲击还是促进?

元道:对实体经济来说是促进。我说过三个平行世界,传统经济、互联网平台经济、通证经济。传统经济的大型企业,对他们来说通证经济是福音,比如一个钢铁切割行业,有钢铁原材料到切割车间,有实体经济体。过去他们没有被未来经济覆盖,没有产生公共基础设施来,不能做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整个过程没有被信息化,物流、信息流、现金流等分离,各个信息孤岛不相同,今天区块链要把信息孤岛打破。要把信息流、物流、金流合并起来换成通证流。通证怎么流?基于全球化一体基础设施上面跑通证,通证上面有全新的信息,这个意义上讲,会再造出一个比互联网经济规模大十倍百倍的新经济。

记者:他们垄断了数据,是不是反而更有优势?

元道:没有被垄断,他们只垄断了生活数据。生活是整个社会形态中的一个组成,生活、生产、生命,其中生活是很少的一部分,每天除了点外卖和打车还有很多活动,这些活动还没有被互联网覆盖。生命还没有被数字化,这些数据还都属于你自己,远远没有被中心。所以不用担心,我觉得应该感谢互联网公司给我们在数字生活上带来的最好的端到端体验。

记者:通证经济会把很多利益给个人,企业的利益会不会受损?

元道:互联网公司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比如说滴滴,你看一线城市滴滴很好,到三、四线城市滴滴服务也没覆盖好。长途车,他们是在城市里面,在中心化城市里面现在的互联网共享经济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有很好的成绩了。三四线城市还没有,长途运力还没有,还有很多的一套。所以要先看蓝海。不要把它看成是博弈,更多是要面向增量。区块链一定是打开增量,不是在一个红海里面此消彼长。

记者:互联网公司大头将来也会在通证经济上自我成长。

元道:当然,此长彼长,大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不是因为他是互联网做不了区块链,不是说因为他是互联网公司,他是BAT就一定成功,不一定,大家重新站在起跑线上,在新的世界上从零开始竞争。

记者:像脸书不一定也有优势。

元道:当然。你可以脱离出数据做事情,从数字生产数字生命开始你可以跟这些数据毫无关系。

记者:通证经济对经济会有什么约束?

元道:公链是基于密码学的基础设施,通证里面有很多信息,比过去经济要强大得多。过去付款钱上只有两个信息,第一个是真的假的,第二个是多少钱。给你一百块钱你不能切,通证可以任意切割,可以分成一百份一千份一亿份,上面有很强的时间序列,到底几点几分几秒,所有信息都被记录,底下靠的是大家对数学的信任,全球化基础设施不可抵赖。

这种情况下通证经济一定是更加自由的经济,自由的前提是什么?是自律。为什么自律是有很强大的约束,公共约束,你说的任何都被记录。当任何事情都被记录,有一定约束,所以这种自由是有前提的自由,所以泡沫的产生,很多人认为这个区块链是自由世界,是无政府主义,这是绝对错误的,它是在有很强大自律条件下的自由,更高境界的自由。

记者:长远来看,通证经济发展特别成熟的时候,未来公司形式会消失吗?

元道:我刚才用了一个词叫平均世界。此长彼长,不是此消彼长。互联网公司出现并没有把实体经济消灭,当然有很多演进和升华。通证经济一样,谈不上让公司消失,他会让公司更加强大,产生很多混合体。既有公司的性质,也有社群的性质。就像国有企业,在市场化改革过程中,吸纳民营的力量,最后形成混合制经济。

记者:您说的混合制公司,现在公司哪些功能会消失?

元道:部分部门会消失,会多出新部门。外面社群很强大,外来靠公司内部,可信组织内部的职能,发现不可信的社群里面通过共识产生了更大的能量,或者是有更好更强大的竞争力,公司就会把内部的组织消灭掉,他就会用外面自社群力量,所以我说是融合式。

记者:你觉得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会是什么样子?

元道:在新世界,新的平行世界里面国家的数字法币一定还有非常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它不是全部。通证经济里面会产生多阶多态各种各样的价值符号。在这个时候,第一,它不是全部,但是扮演核心角色。今天在传统经济里面,货币是唯一角色,那么到新世界里面是重要角色,核心角色,但不是全部。

第二,此币非彼币,新的数字货币,老的数字货币可能代表金银,代表一种真实的支付和价值。到新世界里面的币,它包含全球的贸易规则,包含社群的共识,包含大量跟货币没有关系的内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今天这场仗对中国来说,对中国的公链,如果今天不主动打造全球中国公链,我们主动放弃这次机会。未来几年后悔都来不及,不是简单公链问题,也不是简单货币问题,包含了全球金融、贸易、政治、文化各种综合竞争都会体现在公链经济,所以公链这场仗必须要打。

记者:国家数字货币和其他的通证会形成什么关系?

元道:就像混合经济一样,出现一篮子货币。货币篮子里面国家五数法币起核心力量,但是会带着,打群架,带着大家一块打到全球去,他们绝对不是一个对立的关系,是共同成长的关系。如果一旦形成合力,国家数字法币作为核心,联通代表多阶多维多态的各种通证,构成新的加密货币篮子,那不是个体作战,是集群式的作战。

元道:您觉得在修路过程中目前存在什么问题,现在公链瓶颈在哪里?

元道:会更多公链来自于自带应用,首先立足于把自己拥有的一款核心应用造成垂直型的一个应用公链,这种公链会更有生命力,当然垂直公链多了就发现公约数,要跨链要多链,这时出现很多新的水平基础设施把大家连在一起,路修多就有人专门修桥,也是基础设施,前提是先修路,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大量修,修完就产生立交桥。

记者:发展相对成熟才会发现。

元道:并行发展,先是基础设施层面,有路有桥,另外是应用。第一部分应用跟着路和桥自己自带,路修好应用就出来。修路时第一天自带加油站汽车就跑出来,但是后来发现有路会带来很多新的产业结构。

记者:现在公链还没有让应用大规模落地,存在什么样问题?

元道:都没问题,都是刚开始,要给他们时间,不能急,不能拔苗助长。就像今天互联网,今天我们享受到的服务是1995、1996年时候的互联网,走了20年才能走到今天,急不得。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