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2018-05-26 12:01:16 quecongsoft 215

(原标题:援交软件冲上中国区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近日,一个已经在美国、英国等多个西方国家引起强烈社会争议的“援交”网站――“甜蜜定制”,竟然落户在了上海自贸区,在国内多个软件平台上线后,还拿到了社交类应用第一的位置。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网友投诉其为“援交平台”。在该平台上,许多用户衣着暴露,而且有人在聊天中更是自称“女硕士”并明码标价3万/月。

甜蜜定制网站宣称,自己锁定高端人群,提供不一样的约会体验。但是在欧美国家,它更加被人熟知的是――一个高级援交服务平台。这样的平台怎么能进入国内?是否违法了相关法规?

记者体验:国内版操作方法类似探探,关注度超微博微信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在登录甜蜜定制中国官网后可以看到,该平台在139个国家使用,活跃会员一千万,其中魅力甜心800万,成功人士200万,比例为4:1。不过在国外版本的表述中,成功人士是“sugar daddy”,也就是干爹、糖爹,指愿意给女孩花钱的有钱人。

记者打开该软件,选择成为“成功人士”后,输入自己的年收入、职业、身高、爱好等,就可以开始选择了,软件的操作方法与传统的探探软件并无太大区别,都是看着推荐对象,向右滑动喜欢,向左滑动寻找下一位。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甜蜜定制”背后“操手”公司

苹果商店APP信息显示的“甜蜜定制”开发者和软件官网提供的定制相关公司都指向了同一家公司――“W8Tech Limited”。

记者通过香港政府官网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查阅发现,“W8 Tech Limited”的中文名称是“网发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12年3月6日的香港企业。

此外,天眼查信息显示,“Seeking Arrangement”于2015年10月30日在我国上海自贸区的工商部门处注册了一个名为“娱发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企业,而且自称获得了工信部门的ICP备案。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在媒体报道后,甜蜜定制微信公众号被注销,其在中国的主体公司“娱发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列入异常经营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与此同时,它却登上了苹果商店免费社交类应用下载热度的第一名,近期受关注度超过了微信、微博等。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甜蜜定制”业务落地中国已4年?

随着苹果商店APP提供的网站链接,可以追寻到“甜蜜定制”的官网。在网站中,“甜蜜定制”被定位为一种新潮的在线交友机制:

“成功人士富足且事业有成,魅力甜心漂亮可人。在普通的交友网站,成功人士可能因没有特别出众的样貌而遭到冷遇(当然很多成功人士是才貌双全的),而魅力甜心何尝不想找到一个内外兼修、事业有成、值得依靠的宽厚肩膀?在SA甜蜜定制,成功人士不再孤独,魅力甜心不再荒废时间和情感。”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甜蜜定制”官网关于其会员规模和业务的介绍

认证为蓝V的“SA甜蜜定制”官方微博上,直到5月20日还在推送消息。此后未更新。微博显示,最早从2014年7月起,这家公司就开始在微博上宣传自己的业务,声称“成功男士会员已达250000”“事业有成的他,值得你依靠”。“在这里,成功人士结识魅力甜心宝贝,维持互惠互利的约会关系,现在免费加入。”

从微博上开始推介业务的时间算起,“甜蜜定制”业务在中国已经悄然开展了4年。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2014年7月,就开始在微博上宣传其业务

“甜蜜定制”在欧美劣迹斑斑,女孩明码标价

自从2006年上线以来,甜蜜定制在欧美国家引起了强烈争议,有人认为这就是一个变相的色情交易网站。所谓的交友,都是以金钱为目的的。而这些女孩们对此也不否认。

外网搜索“Seeking Arrangement”可以发现,这款App的真身是一家援交网站,曾被多家西方主流媒体曝光。

据英国BBC在今年3月30日的报道,英国威尔士地区有超200名学生通过该网站寻求包养,以支付学费和生活花销。报道显示,仅英国地区就有7.5万名学生在该平台上寻找合适对象“援交”与“包养”。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除英国媒体外,纽约时报、CNN、赫芬顿邮报等媒体也均对Seeking Arrangement的“换糖交易”有所报道。

另据媒体报道,在加拿大,有206800名学生也在寻求包养,而加拿大的总人数也只有3000多万。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一位美国的甜心女孩就给自己的约会明码标价,2年内和2名“成功人士”的约会,赚了3万美金,她说“我不用努力工作就能过上我想要的日子,我被他们照顾的很好,他们也很在乎我,我也在乎他们。我来做这个不仅仅是为了钱,但……我们来这里都是有理由的。”也有的甜心女孩更加直白,她们告诉媒体,自己去做这行,就是凭借着相貌优势赚钱:“我有两个干爹一个离婚了,一个还有妻子,一个人每月付款,另外一个每次见面给我现金,我能拿多少钱取决于我们的见面次数。他们给1000-2000英镑。有时候一晚上就拿这么多,有时候一个月这些。”

伴随着争议,甜蜜定制快速发展到1000万会员。

甜蜜定制官方回应:“从没宣传用钱来购买爱情”

实际上,“甜蜜定制”是Seeking Arrangement(简称SA)的中文版。SA创立于2006年,网站创始人BrendonWade是一位新加坡华裔,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他在各种场合宣称,由于当年自己不善交际没有女人缘,才打算创办一家――只要你成功,就会有人喜欢的交友网站。韦德表示,如果只用网站去找女孩并付钱,已经违反了网站条款,网站初衷是营造两个人的浪漫关系,只不过其中一位比较有钱罢了。韦德还在此前接受采访时声称,爱是一个由穷人发明的概念。一见钟情是让你发抖的童话故事,它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基于这样的价值观,甜蜜定制的国内版本锁定高端用户,把“找干爹”软件改装成了高端交友平台。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尽管韦德不停宣传自己的价值观,但甜蜜定制的公关人员还是告诉记者,他们的网站跟现代价值观并非背道而驰,也从没宣传用钱来购买爱情。

这位公关人员表示,“算是为高端人群打造的一个平台。我们鼓励有高素质、高等品味、高背景的这样一群人加入,然后为他们构造一个情感交流平台。你要说去界定一个人是否成功,那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界定标准,没有绝对的。大家在这里,女生能找到更成功的另一半,男的能找到更优秀的另一半”。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对于甜蜜定制在国外的模式,这位公关人员强调,该网站对会员身份没有强制审核,年收入多少全凭自己写,进入国内市场之前也是做过调研的,绝不会触碰中国价值观底线。

他表示,国内外软件的定位也是不一样的,把中文品牌和英文品牌捏合在一起已经混淆了受众,造成很多人对该平台的定位有所误解,该平台在中国是有着绝对独立的定位的,是一个崭新的产品。

在采访中,这位公关人员还多次强调,如果触犯法律他们也不会在欧美国家做12年之久。至于企业注册的地址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甜蜜定制表示,是由于国内代理公司变更所导致的,他们将对问题进行修正。

人民网:援交app冲上社交榜第一!监管是否缺位?

律师:看不出有直接的卖淫嫖娼行为

这个在欧美国家名声并不好的平台,为何能顺利在中国注册?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认为,宣传上的一些噱头,并不能认定该平台是否违法,还要看其网页有没有提供非法信息才行。

赵占领表示,如果像国外一样,标价一次或包月多少钱,用户之间的行为很有可能是违规的。他说,关键是看平台上如何宣传,如果仅仅是宣传帮助高端人士寻找伴侣,并不代表平台是违规的。虽然不排除里面有些用户从事违法交易行为,但从刑事上来看,还看不出它有直接的卖淫嫖娼行为。

上海浦东新区新闻办相关负责人向媒体回复称,有关部门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但目前还没有官方结论,若有结果将适时向公众或媒体披露。

国外是援交网站,国内摇身一变成了高端交友平台,还高居应用排名前列。“甜蜜定制”大行其道的背后值得深思。

首先,“甜蜜定制”在国外劣迹斑斑,它不以婚姻为导向,而是依托网站服务于线下动机不纯的实质交易行为。“表面交友,实则援交”的恶劣行径已被多次坐实;

其次,在我国现行法律中,异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都是卖淫嫖娼。虽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该网站在中国存在违法行为,令人担忧的是,该网站是否正打着法律的擦边球,挑战公序良俗的底线?

最后,从微博上开始推介业务的时间算起,“甜蜜定制”业务在中国已经悄然开展了4年,像这样在国外臭名昭著的软件,谁允许并给与它在国内发展壮大的空间,有关部门是否对这样的网站给予了必要的监管与审核?

对于上海有关部门的调查进展,我们将持续关注。

王凤枝 本文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