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陆奇,百度的AI业务未来何去何从?

2018-05-22 12:24:05 quecongsoft 338

离开陆奇,百度的AI业务未来何去何从?

一、百度的周末

临时的,百度决定今天下午召开一场由李彦宏主持的新风会。

这是李彦宏第一次出现在这个由百度集团总裁陆奇设立,需要当场回应员工从战略到公司运转各种问题的会议上。

上周五,陆奇即将卸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的消息后,百度不仅在一夜之间市值跌去百亿美元――从高点的约990亿美元跌至882亿美元――百度员工惋惜和愤怒的情绪也在百度内网迅速膨胀。一位百度员工对36氪说,当日美股开盘后,他抛空了自己全部的百度股票。

此时的百度,像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

百度员工依旧在想方设法挽留陆奇。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他们在内网谈论陆奇为解决百度的沉疴做过的努力,比如缺乏打破基层意见上达的阻塞、中高层为了个人利益牺牲公司利益……在员工私下的微信群,人们探究陆奇的动向,甚至有人希望追随他的去向。

在这个周末,陆奇的感召力、高效的管理能力,正推动他在形象在百度内外全面神化。这样的局面在百度18年的历史上从未出现。

一名百度内部人士对36氪说,看到此时大家谈论陆奇的内容,“心中五味陈杂”,因为自己过去在外企,看过太多有这样优秀品质的leader,而对百度,这样一个人却是“一缕清风”,这反衬出百度的管理层现状和文化实在不容乐观。

百度急需李彦宏此刻站出来,安抚内部员工并获取信任:解释陆奇在改革行至中途、初见成效时淡出的原因;并明确告诉自己的员工,陆奇理顺的公司战略和新的制度,是否能得以延续。

百度从未出现过李彦宏之外、第二个可以掌握公司全盘业务的人。李彦宏表现出的放权姿态,一度让市场对百度充满信心,直到他这次即将彻底淡出百度的核心圈层。

36氪此前曾报道,有百度内部人士透露,陆奇的离职,与他主张砍掉某些垂直竞价排名广告、但遭遇抵制有直接关系。还有内部人士对36氪说,陆奇其实在财务和人事权会受到掣肘。

看上去,李彦宏被迫在代表眼前的“钱”的搜索业务,和“未来”的AI业务间做了抉择。

倘若抛去感性因素,陆奇的离去,将给百度带来真正的损失,会是什么?

该怎么评估,因为陆奇离去百度一夜蒸发的100亿美元市值,是极端情绪下的夸张反应,还是百度业务持续下跌前的征兆?

二、价值200亿美元的阿波罗

百度搜索业务和过去一年李彦宏主抓的信息流业务,都算稳固。目前百度内外的重要困惑是:百度的自动驾驶业务阿波罗计划(Apollo)还会好吗?

一位自动驾驶从业者对36氪评价,大家对百度自动驾驶业务Apollo的预期,在百度市值里“起码占了200亿美金。”佐证是,Mobileye这家做自动驾驶机器视觉的企业,在2017年被英特尔以153亿美元收购。

考虑到谷歌独立出来做自动驾驶的子公司Waymo,有高达700亿美元的估值,如果以Waymo为参考,Apollo的估值甚至可能要提高到300-500亿美元乃至更高――这相当于再造一个百度。

Apollo也是陆奇在百度最看重的项目、百度人工智能两大事业群组之一。

2018年1月拉斯维加斯召开CES期间,陆奇在一场以5G为议程的圆桌论坛上,几乎三句话不离百度的Apollo计划。虽然这与5G主题关系不大,然而他在台上说得几乎手舞足蹈――陆奇试图将自己在硅谷的影响力转化为Apollo的资源,CES之行意味着扩大Apollo在国际上的名气,以及最关键的,找车企合作伙伴。

陆奇最近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也是今年4月底参加北京车展为Apollo造势。而就在一年前的上海车展,他发布了阿波罗计划(Apollo)――一个希望提供完整的软硬件和服务解决方案的开源项目,通过开放源代码、数据、API、云端接口等方式,吸引汽车产业链上的合作伙伴。

陆奇曾对《连线》杂志如此阐述这块业务的重要性:“如果你想要开发真正的数字智能,以获得知识,做出决策,适应环境,那么就需要开发自动化系统。在所有自动化系统中,汽车将是首个落地的重要商业应用。”

离开陆奇,百度的AI业务未来何去何从?

李彦宏也爱自动驾驶。2017年百度世界大会上的一幕也还令人记忆犹新――李彦宏坐着搭载阿波罗系统无人车上五环转了一圈,为此吃了张罚单,难掩兴奋。

目前看来,即使陆奇离开,百度对自动驾驶也会重视依旧。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告诉36氪,近期李彦宏还在内部表态,打算下大力气磕Apollo。

先前,在来自硅谷、信奉开源的陆奇的力主之下,Apollo才做了开源,并在过去一年多里,把扩充合作伙伴作为重要指标,试图用开源,来尽快为百度自动驾驶搭建一个类安卓的生态。

曾有Apollo高管对36氪提到一个细节:2017年4月的上海车展,百度的展位在角落里、很小,这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为发布Apollo开源计划这样量级的消息准备的。这是因为,这个决定是“陆奇在车展前几天突然拍板定下的,他下了很大决心。”

这是Apollo在此后一年间一路发布到2.5版本(即实现限定区域内基于视觉的高速自动驾驶),并推出了低成本高性能的方案,目前扩充超过100位合作伙伴的根基。

但关于开源,业内也争议颇多。

36氪曾听一位业内大佬说,他问过陆奇:安卓对于谷歌来看算不算成功?以及,中国为什么没有一个软件开放平台可以成功?

在陆奇看来:安卓并不算成功。但对于第二个问题,陆奇则选择了避而不谈。因为它几乎等于让陆奇直面:Apollo平台的未来能否成功?

对Apollo的一种质疑是,它更像个安卓,而非苹果OS,开放得太多,比如部分技术给开发者来开发,会导致控制力、安全性不够。这对讲求安全的车厂来说,未必是好事。曾有Apollo的合作者表示:它们愿意为百度提供一些硬件支持,但是他们对百度的需求,“只有高精地图。”

但是,在自动驾驶上,百度目前试图兜售给车厂的是“一揽子方案”。

自动驾驶作为一整套解决方案,可以拆分为3部分:(靠高精度雷达等)识别、(数据上传到云端靠算法)计算、(决策下传到车辆里并最终实现)控制。百度既需要车厂,还需要试图拉拢关键零部件厂商,来获得芯片、雷达等高门槛技术。

36氪从业内人士获知,陆奇离场的消息让百度的合作者们大感震惊,大家纷纷发问,此前跟百度谈判中的合作,是否还能继续?百度此前会大谈陆奇主导下百度对自动驾驶all-in的态度和决心,但接下来自己是否还能对百度抱有信心?

问题来了:陆奇离开后,在一片质疑声中,百度Apollo的策略能走通?是否会发生转变?

Apollo被汽车业内认为是个挑战性大,困难重重的项目。

虽然百度号称扩充来超过100位合作伙伴,但实际上,“合作”做做Demo版的自动驾驶车,就像在自家车库捣鼓点小玩意,真正有意义的“合作”,是有车厂愿意跟百度一起做量产车――这样百度才能有批量的数据。

陆奇曾表示,2018年百度与厦门金龙合作的L4等级商用车会在今年量产。与江淮、北汽、奇瑞联手打造的L3、L4等级的自动驾驶,将在2019年和2020年实现量产。

离开陆奇,百度的AI业务未来何去何从?

时间表可谓紧张。

改装一辆车实现自动驾驶功能可以不计成本,而量产需要在性价比之上,实现稳定化、规模化。这是个‘脏活累活’。”

一位顶级零部件企业的自动驾驶产品经理曾对36氪分析:首先,汽车目前自动驾驶领域,很多耐久性试验都是没做过的;其次,车规级与普通消费级的产品要求完全不同,因涉及安全,前者远高于后者,想要实现L3级别以上自动驾驶领域所需要的重要零部件――比如激光雷达,并不能达到车规级的量产。

而为了保证安全,与目前车辆、航空航天的技术设计相似,自动驾驶也需要进行“冗余系统设计”――从视觉、制动到计算,都需要两套及以上的系统,以此保证一套系统失效时,另一套系统能够运转以避免发生危险。

自动驾驶量产实现之难度已经让很多主机厂悄悄地延迟了时间表。

通用汽车对于半自动驾驶技术Super Cruise系统的量产一推再推。奥迪曾经表示将在新A8上搭载L3级自动驾驶,让诸多人兴奋不已;但4月在中国上市后却“跳了票”。沃尔沃的一项自动驾驶实验项目“Drive Me”的计划本应在2017年开始,但现在该公司表示将推迟到2021年,此外,沃尔沃也缩减了实验的汽车数量。

大厂尚且如此,愿意加码与百度自动驾驶业务开展合作的乘用车企业,都是相对技术薄弱的自主品牌――它们希望借助“百度”、“互联网”、“自动驾驶”等性感的标签打造爆款。

“此前因为有陆奇,我觉得这个事情(Apollo)成功概率会高一些。”曾经有业内人士这样对36氪说。

陆奇离开后,百度自动量产车的时间表能否按照此前陆奇的规划进行?

三、 留在百度的人

留在百度的人,是否能主持行至中途的改革继续走下去?

陆奇为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留下了接班人李震宇。2015年李震宇参与创建了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建立,时任副总经理,后转去了AI平台部轮岗。直至2017年初,陆奇进入百度后整合了几个部门,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李震宇在此时被陆奇发掘,轮岗到这个部门,并在2017年8月成为IDG的总经理。36氪从百度内部听到的风评是,李震宇业务能力很强。

陆奇此前已经打下了一些整合的基础。此前,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和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就各自为政,造成了颇多浪费――直到陆奇在2017年3月将之整合成IDG,才略有好转。

更上一层级,纳入了车联网业务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以及与自动驾驶相关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均由陆奇统一负责,在内部协调困难重重的百度,算是有了一个统一的出口。

而陆奇离开后,李震宇的自动驾驶事业群组(IDG)转向百度总裁张亚勤汇报,再由他向李彦宏汇报;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由SLG总经理――刚从度秘事业部总经理升迁的景鲲负责,直接向李彦宏汇报。两个事业群其实在车的领域有重合。

此前,多位接近百度人士曾经对36氪透露,百度横向业务打通困难重重。

百度AI另一个大事业群组,景鲲负责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同Apollo情况类似,陆奇的作用,是为它梳理了策略,搭建了管理团队的架子。

2015年9月,李彦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推出了度秘。百度知道度秘会是前沿方向,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这支团队并没受到足够的重视,产品思路摇摆不定。

转折发生在2017年初,度秘在CES上发布了DuerOS人机交互操作系统,1个月后陆奇正式加入百度,第一个动作就是把度秘团队升级为事业部,提拔百度高级总监景鲲和首席架构师朱凯华分别担任度秘事业部的总经理和首席技术官,直接向陆奇汇报。

与Apollo类似,在陆奇的规划中,DuerOS是百度All in AI大战略下另一个最核心的生态平台。

策略上,DuerOS一边靠收购的渡鸦,一边靠投资的小鱼在家,试图复制出类似于亚马逊Echo般火爆的智能音箱;一遍靠输出AI技术解决方案,拉拢合作伙伴来提升影响力。

渡鸦虽然没能成为一个大销售额的硬件入口,但根据百度的数据,截至2018年1月,搭载DuerOS的智能设备激活数量已突破5000万,月活跃设备超过1000万。曾经的“度秘”从前沿概念或者“吉祥物”,变成可以落地的产品。

陆奇为DuerOS平台明确了战略地位和做生态的路线,他提拔上来的业务负责人景鲲地位稳固。这些都能让DuerOS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免于触及根基的动荡。DuerOS唯一的悬念,在于是否能在生态增速以及商务落地上跑过竞争对手。

如今的DuerOS正卡在与阿里云、科大讯飞这类厂商的竞争中,每家公司都想兜售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意味着DuerOS接下来的重点是在商务上寻求突破。

“景鲲的强项是技术和管理能力,商务拓展上需要人帮,”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36氪透露,百度最近从谷歌挖来了一位作风强势的商务负责人帮他一起做。

“Qi在百度的一年把业务和大战略都梳理的差不多了,但再往下一层,他尝试着硬磕一些触及根基的事,遇到了阻碍。百度的老大们都很聪明,也清楚存在的问题,但陆奇之前没有人去碰,显然里面是有坑。”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36氪说。

在陆奇离开之前,两大AI业务的管理团队都已经搭建好,但问题在于,人才能不能留下来。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几年百度仅在AI领域就流失了超过40位技术大牛,从吴恩达、林元庆、张潼、余凯、戴文渊……行业内的人,甚至把百度称为“人才黑洞”。

人是不是能留下来,能不能再招到好的人,又跟百度的文化问题休戚相关。在这个周末,大家谈论着,陆奇事件后,恐怕很难有明星职业经理人会敢于再加入百度来挑战难题。

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告诉36氪,在2018年初的一次高层总结会上,陆奇说,“去年最大的两个遗憾,一个是渡鸦的收购太草率了,很多以后怎么做的东西都没想清楚。另一个是你们都不对我说真话。”

从初具架构,到形成真正有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公司,中间的差距可能是一个鸿沟。

四、 李彦宏的答案

这或许是李彦宏相当孤独、距离自己员工极其遥远的一个时刻。

5月21日下午,李彦宏和陆奇出现在新风会现场,这场沟通会只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

看上去它更像是一场仓促的对内公关。

陆奇亲自称,自己是因为个人家庭原因离职;李彦宏表示百度AI的大方向不会变,并回答了3个问题:AI接下来怎么落地、后续有什么发声渠道、新风会是否还有后续……

“几个问题不痛不痒,听下来并没有什么收获,全程云里雾里,”一位百度员工觉得,自己最关心的问题――百度的未来会怎样?――并没有得到解答。

熟知百度的人们谈起百度和李彦宏,会认为这是一位孤独的君主。

最近一年多,这个状况似有好转。他召回了陪自己打天下的老臣任旭阳,以及百度七剑客中的崔姗姗。任旭阳因私人关系回来帮助李彦宏,接替了百度前战略顾问何海文,但任旭阳自己在外有基金,所以只是担任百度首席顾问的角色。而技术出身的崔姗姗,回归后主管企业文化,她试图扮演李彦宏和百度员工之间的桥梁,一位知心姐姐。但陆奇,才是那个李彦宏找来管具体业务的人。

“来自山西、工科背景、技术出身、性格内向,这样的人做Leader,他本身是不自在、不舒适的……有人说遇到事,马云是可以拍肩膀的那种老板,但Robin可能是不见人的。”一位熟悉李彦宏的百度元老曾这样对36氪解释,为何有时候Robin遇到问题会下意识地回避。

百度未来会怎样?或许这个问题,在李彦宏心里也还没有成型的答案。(孙然)

张怡 本文来源:36氪 责任编辑:张怡_NBJS6309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