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辉:比特币不是真正的数字资产 偏离区块链初心

2018-05-20 12:47:08 quecongsoft 184

习辉:比特币不是真正的数字资产 偏离区块链初心

网易科技讯 5月20日,由网易科技和起风财经联合主办的“链上无限”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金融信息化研究所所长习辉参加了上午的圆桌讨论,她指出,数据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数字经济时代的一个生产要素。既然是要素,就有它的价格。关于数据如何定价,有交易规则和一些基本法律框架的问题,这个法律框架在我们国家还在建设之中。

她认为,数据要真正成为资产,有三个基本框架。第一,是个人数据使用的法律框架;第二,政府对数据的使用边界;第三,企业数据定价。如果有这三个基本框架,就可以谈数据作为资产了。

她认为,大家把比特币等看作数字资产来看待,有些偏离区块链在应用中的初心。对于区块链,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各种私人发行或者基于这种互联网算法这种新人机制而发行的数字货币,其实本质上是区块链上面的一种权益类的共识机制,大家通过这样一种共识机制,发行一种Token它的目标是激励大家研发区块链自身的应用,而不是用于升值炒作。

她指出,像期货市场上开一个新品种,如果这个市场有人交易,这个品种自然而然得到持续开展,如果有一天没有人进行交易,这个品种自然就会关闭。(温泉)

以下为速记全文:

罗智勇:习所长长期在央行做金融货币政策研究,这个话题相信在区块链这两年,可能是大家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区块链到底对金融行业会带来什么样的一些变革和影响,对我们原有的金融这样一个从现有的运行状态上,区块链会带来哪些改变和提升?咱们国家现在在区块链金融行业的应用上哪些研究正在开展?包括之前也看到官方新闻报道,央行也在做自己的数字货币开发,以及相应的一些准备,这方面能不能介绍一下?

习辉:各位好,刚才提了两个问题,其实每个问题内容都比较丰富,接一下数字资产问题,说一下我们在央行层面的关注。我个人认为,从我们农业经济到工业经济到现在的数字经济时代,其实数据本身已经有很多产品化的东西,所以在2014年左右的时候,我们关注到国际发展的时候,我们在探索整个经济转型,以及金融转型,以及数字化演变过程,我们提出了新的研究结论,数据本身已经成为一种新的数字经济时代的一个生产要素。如果从要素角度来说,既然是要素,就有它的价格,关于数据如何定价,有交易规则和一些基本法律框架,这个法律框架在我们国家可能还在建设之中,比方说我们的隐私保护法,如果这个边界没有清晰的话,个人数据如何进行交易,没有一个边界,像现在大家做大数据爬虫的时候,个人数据其实是随意地在被泄露,而且这中间也没有一个法律的框架来能够明确界定哪个责任。第二个层次,我们政府依法来采集的这些公共数据,这个数据如果有清晰的边界的话,政府应该依法采集、使用,保持它一定成本基础上,可以向公众开放使用,进行一定交易。可以把个人、公众、政府数据定价界定清楚的话,第三个层次就是企业数据定价。如果有三个基本框架,我们可以谈数据作为资产了。

数字资产其实跟区块链更多的,比特币出来之后,大家更多地作为数字资产看待,也有很多人说是数字黄金,像期货市场上开一个新品种,如果这个市场有人交易,这个品种自然而然得到持续开展,如果有一天没有人进行交易,这个品种自然就会关闭。对于区块链,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各种私人发行或者基于这种互联网算法这种新人机制而发行的数字货币,其实本质上是区块链上面的一种权益类的共识机制,大家通过这样一种共识机制,发行一种Token它的目标是激励大家研发区块链自身的应用,而不是用于升值炒作,这个其实有点偏颇于区块链在应用过程当中探索的初心。

80%的人关注的是币,而非常链,初心有点偏了及我们追溯比特币应用过程,2008年当时金融危机,很多人对于量化宽松或者对于政府信用法定货币产生了一定质疑,试图在互联网上构建虚拟的交易系统,有很深入探索,甚至跟商业银行做支付清算方面协议。这是基于法律框架,矿泉水是公共交易媒介,以立法来规定,矿泉水也可以成为交易媒介,跟货币本身是纸还是贝壳,还是铁块,还是区块链上面的一个Token,这个没有关系,法定框架下授权结算工具或者支付流通交易媒介。这个我想有一个澄清,区块链我们说的币圈和链圈问题。

刚才谢老师总结了非常详细区块链应用各个不同场景,基于场景应用比较鼓励,基于数字货币发行的,没有任何实际使用价值,单纯炒作的话,可以回顾一下,在座的技术大拿也很多,区块链所存在的三种共识技术,无论是工作量来计算,还是拜占廷,还是权益共识机制,都存在一种资源集中的,算力特别强,或者Token上占有的份额特别大,或者占有的信任机制份额特别大,都可能是控制这个的,与它非中心、去中心、弱中心本意也是不一样,这种情况下去炒作的话,很可能成为被割羊毛的,老百姓不懂这一点,大家应该有风险意识。

罗智勇:刚才有分析到,过去两年因为行业缺乏这个事情有效监管,缺乏行业自律,所以很多乱象,各种空气币的发行等等,真正从政府以及全球角度来说,重视提升了,行业规范建立提升了,从业者本身认识和水平上升,未来一定回归到价值应用,这是必然。我们现在往这个方向推动,区块链技术真正服务于实体经济跟产业结合之后,它的数字资产的交易属性因为是先天自带的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形态,从国家监管角度来说,未来的监管走向会是什么样?未来真正有价值的区块链是这些价值。

习辉:你提出的问题已经超出了我的研究范围,我侧重于金融科技领域的研究。金融科技这一块两会的时候钟行长定了基调,提质增效降成本很强,推动普惠金融发展非常强的作用,基于这个视角看待区块链,至少两个维度的应用,信息共享和监管协同有很多可应用场景。我们现在正在探索监管科技应用,一行两会新的体系构建之后,资管产品穿透式监管、业务协同,区块链至少做到分管方式有分布式一本账,大家可以看到共享的信息,这是比较典型的应用场景。

机构层面商业应用也是很多的,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时候,做了一个金融行业区块链应用的摸底,40多个应用上线运用,其中跨境清算、同业之间的业务托管清算、信用证等等,这些基于信息层面多一点,交易层面限于它的算力、网络、带宽,以及整个联盟链之间信任机制、协议构建。

技术可能永远是一个实现路径,与此同时要能用得更好的话,需要配套很多的机制和管理的制度,才能够走得更远。金融领域关注的点这么两点。

罗智勇: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到什么程度?

习辉:这不是我们所研究的,但是略微有所关注,范行长发了文章,把央行货币发行路径描写非常清晰,中国金融去年今年两期杂志比较全面介绍。两会的时候,钟行长提出来DCEP,我们现在电子支付系统已经基本上care了线上线下支付场景,网联的构建。这是传统的不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化。货币本身作为记账货币之后,本来就是一些数字,回到数字货币定义,大家讲狭义的数字货币指加密货币,通过区块链技术加密算法发行的一种货币,从广义来讲,电子货币也是一种数字货币,银行对于记账货币统统数字化了,并不是天天拿着现钞来实现支付行为,有一个对公、对个人账户两个层次,这些会影响到未来数字货币发行的一个整个框架。

此外,有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关注到像德国当年要把所有的现钞去掉,要实行所有电子化,实现无钞化,遭到了公民反对。如果全部数字化发行的话,我们居民的隐私就没有办法来保证了。这里面有一个边界问题。像AI在使用过程中间,我们也在开玩笑,未来会不会人类都被机器人当作宠物来养,来观察。所以技术应用一定是服务于我们的,为我所用,最后变成用我了,可能有点过了。所以这个地方有有一个边界。

王凤枝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