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合伙人何一:我们不会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

2018-05-19 13:30:35 quecongsoft 93

币安合伙人何一:我们不会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

网易科技讯5月19日消息,5月18日下午3点,币安交易所合伙人何一在线上召开媒体发布会,就币安合规性、安全性、买岛建国等相关问题作出回应。她表示此前传出的币安准备买岛建国的传言很荒唐,币安正积极地参与马耳他等各国的数字货币系统构建。在生态布局,她提出币安将会把挖矿、孵化项目等工作交给合作方,而自己专注做好币安链开发工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打基础。对于未来规划,币安不会上期货等金融产品,也不会参加超级节点,保证用户交易的公正性。(周奕婷)

以下为何一答记者问实录:

1.关于合规性

如何处理各国的监管和合规问题??

币安是目前币币交易平台里,在合规和监管上做得最好的公司,也是最安全的平台。首先,我们在全球多个国家积极推进区块链及数字货币行业的合法化,这部分早在去年已经开始布局,但我们更习惯做完再说。我们非常荣幸作为马耳他、百慕大、乌干达等国家在区块链及数字货币领域的顾问,帮助他们完善在这个新领域的监管制度。

目前百慕大的数字货币法案在议会已经通过,我们在严格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来获取合法经营的许可。我们和多国政府监管部门都保持着畅通的沟通。币安在部分政策收紧的地区遇到的问题,其他平台也同样遇到。如果你是日本,美国用户,国内大家经常和币安做类比的公司是注明“不为美国、日本用户提供服务”的,我们在国内被塑造出来“逃亡”的形象,大概因为我们对中国政府的尊重,所以在国内缺乏沟通所致。

2.关于安全

对用户最大的安全,就是尽可能规避系统性风险,确保平台的安全。我们尽可能不涉足涉嫌非法的业务,如法币充值和期货、杠杆等,考虑到可能涉及洗钱和非法证券的风险,所以没有开展这部分业务,最大程度规避系统性的风险。

其次,币安的风控系统非常严格。上次闹得沸沸扬扬的3月黑客事件,最终黑客未能成功提走拉高VIA输送的利益,反而被我们截下来一笔VIA,这正是因为我们的风控系统警示。由于我们和媒体缺乏沟通,市场上一些“黑客做空”、“币安做空”的段子被当成新闻在传播,黑客要做空何必再打币到平台拉VIA?币安也没有做空的动机,很多事,经不起逻辑推敲。

币安的安全来自严格的内部管控。比如,我们从来不会引导用户去购买某一个币种,不推荐币种,不喊单,包括不参与热门币种的节点竞选。我们参与节点竞选肯定是赢家,但参与项目方利益分配时,对用户就有失公允。

比如,我们的员工可以持币,但不能炒币。入职前需报自己的数字资产投资情况,信息对内对外都做了严格的分级。以前api用户可以通过不断刷新来测试出我们技术上已经完成对接的币种,但因为帮用户找回币也需要完成对接,所以他们的测试命中率不高。现在已经最近设置了新的信息分级,没上线的币种无法检测到。我们不仅需要原来金融系统的内控,还有很多这个行业特有风控特点。

3.关于上币&下架

币安是上币最严格的币币交易平台: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25%和77.94%而币安破发率仅为11.76%。4月到5月我们上币的数量更是屈指可数。因为研究越多,对项目要求越高。我们不敢保证上线的每一个币种都能让用户赚钱,但我们会用目前的上币模型去验证项目,确保上币的公平性。

关于上币的部分,经常有老朋友要求我推荐商务、上币团队的人给他。通常我不回复,以至于觉得“给脸不要脸”“币安骄傲了”,所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我们的恶意揣测。对我们来讲,这是风控的一部分,如果因为原则被抨击,我们愿意接受。

上币的审核标准,不能因为认识币安的人,是币圈老人,有大机构投资就拿到通行证。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估标准,所以我们上币唯一的通道是网页提交项目材料,审核团队在线调取信息,不同小组进行不同维度的评估和调研,大部分项目都过不了这一关。

一个公司如果想要获得长期发展,需要有核心价值观做支撑。币安目标都是为用户和投资者服务,所以我觉得如果因为我们这些坚持,被一些朋友误解或者攻击。我觉得可以理解他们。

4.关于“建国”与“买岛”

买岛这个事儿要追溯到2013年,有一帮无政府主义者在线上发起这个项目,但最后证明是骗局。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梗,被安到了币安身上。

建国需要一些基本的条件。比如,要有国民、部队、外交等。一些小国家,他们本身有非常健全,可以去做,这个故事安在币安身上是个笑话。当然,这些小国希望在金融科技领域发展,我们愿意帮助他们在区块链领域完成快速迭代。

5.关于红杉

红杉这件事情被大家过度解读了。香港高院已驳回红杉申请,并且判决。律师费由对方承担,这是一个特别清晰的结果。为什么大家还做了这么多解读,可能这个和中西方文化有关,也确实是新世界和旧世界的差异。

在过去传统的投资市场,著名的VC是非常关键的角色。因为他们品牌好,所以可以在后面帮你拿到更多的投资,帮助你找PE上市。所以从这个维度来讲,红杉是一个非常伟大,而且非常成功的公司。

去年8月,我们和红杉合同s,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当时非常弱小。我们希望能够有这样的一些品牌基金能够帮我们做品牌,拓展市场。当然后面,就是作为一个企业来着,我认为说我们最大的负责任是对我们的股东负责任,对我们持有bnb的用户负责任,所以我们不能在一些关键决策上无限退步。

6.关于海南

我认为大家在海南这个事情上有点脑补过度了。中国政府七部委联合发文已经说了,在中国是不能够做比特币交易的,更不用说法币充值、期货生意。

大家不要过度猜测政府下一步规划。我们当然愿意落地中国,但要看中国政府如何看待这个行业。这不是一个营业执照能解决的问题。每个国家和政府对于这个新兴的行业的监管,它的license,都在摸索,不是一个营业执照或者随便注册一个牌照,就等于拿到真实牌照。

7.关于币安回国

我们公司是一个真正的联合国,员工大概来自有超过三十多个国家,而且确实都是在全球分布式的办公。有人说我们是在逃避监管,我们是在降低系统性风险。总有一些国家支持数字货币交易,我们试图拿到当地合法牌照,然后落地。所以,对于所有欢迎我们去落地的国家,我们都愿意去尝试。

说我们会回中国落地,真的是一个揣测。中国的政策非常清晰,支持区块链,但不支持数字货币交易。如果有关部门在数字货币的监管层面有什么需要,我们都希望能够尽到自己的一份力。

8.关于纳斯达克等主流机构的入场

很多人说纳斯达克这些主流机构入场,对我们是一个冲击,其实不然。有越来越多的主流机构进入这个行业,证明这个行业能够持续蓬勃地发展。

其实目前宣传自己是纳斯达克的那个交易平台,不是纳斯达克自己的,只是用了纳斯达克的技术。我们也非常高兴地看到,这些主流的金融机构在接触这个行业,帮助这个行业更好地做风控和监管。

很多人说交易所国外用户是撒谎。实际上,用第三方数据去呈现出来比较客观。Alex美国版,大家可以去检索所有的交易平台,可以看到所有入口、用户。

9.关于CZ支持ICO&认知ICO

ICO一直充满争议。跟以前股权众筹一样,本身没有对和错。最关键是它掌握在谁的手里,被人用来诈骗还是伤害用户。在中国ICO定义为非法,但并不是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定义ICO非法,CZ在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考虑中国的态度。

目前全世界不同国家对token的定义不同,如何监管在争议,对于国际上还存在争议的事情,CZ出来表达他的观点,我不认为说他是错。

10.关于币安生态和发展规划

很多人都在问,关于BNB的价值、币安未来的规划,很多同行都在投资一些上下游,比如说媒体、矿区等,币安怎么考虑这个事情的?

第一个部分:我们成立了Binance labs,也就是孵化器。我们在投资上会更多地去关注真正有技术实力的公司,而不仅仅是可以赚钱的项目上。我们更看重长久的基业。

Binance info是一个还在开发的媒体平台。因为我们有大量的交易用户,他们希望能够更多在Crypto领域的发展。内容包括区块链、数字货币等。Binance info现在还是测试期,应该会在六月上线。

Binance慈善事业部是没有对外公开的内容。我们希望能够帮助整个慈善行业的信息透明化。用区块链的技术来帮助慈善事业的发展,应该在非洲能快速地落地,帮助非洲的小孩子上学,改善他们的营养。

Binance chain之前已经公开过信息。我们有几个团队在对chain开发进行竞赛。竞赛以后,我们会把就是胜出的团队代码放到线上。之所以做这个是因为当下的技术没办法达到我们做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要求。

整个币安将来会以Binance chain为核心,因为它是一个技术载体,上面运转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运转Binance info、Binance charity等。BNB会是里面各个纬度的燃料。挖矿、孵化项目等会给合作方去做。

我有强迫症,我来纠正一下。然后那个所以从这个维度来讲,我们也欢迎大家有真正的好的项目推荐给我们。我们也愿意去扶持这个行业整个生态正向的去发展。

11.关于金融衍生品

金融产品上,我们其实抱有一个非常谨慎的态度。比如说期货,杠杆,就是提供了一个做空的机制。我和cz都是非常坚定的持币者, 不太希望这个行业做空的机制太容易。

我们不会参与超级节点竞选。作为交易平台,去参与项目方的竞选,就好比变成某个币的代理商。我觉得这样做微交易平台的话,没有办法给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不带利益倾向。

白鑫 本文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责任编辑:白鑫_NT4464
鹊聪科技为您整理,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