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治下的百度"变形记":从危难之地重回正轨

2018-02-06 08:07:54 quecongsoft 60
a:3:{s:7:"content";s:210421:"

陆奇治下的百度变形记:从危难之地重回正轨

出品 | 网易智能(公众号 smartman163)

整理 | 小羿

过去的一年,对于经历了大起大落的百度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可以说决定了百度的生死。

当然,我们看到的结果是,百度成功地“咸鱼翻身”,从及其危难的境地,转变为市值接近千亿美元的人工智能公司,百度CEO李彦宏更是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

这一切,都与一个人息息相关,他就是陆奇。

下面,网易智能整理出陆奇加盟百度以来的一系列举措,让我们看看陆奇如何把百度从悬崖边推回正轨。

临危受命

回看陆奇这一年来的举措,就不得不提及这一事件的背景。

李彦宏与陆奇在此之前相识达20多年,有业内人士透露,两人每年夏天都会相聚在美国某酒店讨论技术和产业发展。喜欢招揽人才的李彦宏曾在2005年、2009年几次邀请陆奇来百度,但直到2016年之后,这份邀约才最终落地。

2016年对百度来说是及其危险的一年,曾因为百度贴吧的几个医疗事件陷入了全民口诛笔伐的境地。反馈在财报上,百度在2016财年净利润为116.32亿元,仅为2015年的1/3。在大家所说的BAT三家巨头公司中,百度的市值已经远远落后与阿里和腾讯。

陷入如此困难的境地,除了负面事件缠身之外,有人将其归咎为百度核心的业务搜索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有人将其归咎为百度内部管理混乱,派系斗争严重。

陆奇的改革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

2017年1月17日,陆奇加盟百度,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百度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主要负责产品、技术、销售及市场运营。这位“微软最有权势华人”的加盟,其实等同于临危受命,从此背负起带领百度走出沼泽的使命。

陆奇治下的百度变形记:从危难之地重回正轨
图:2017年1月19日,李彦宏与陆奇共同会见媒体

陆奇在履职百度COO不到24小时之后,便与李彦宏一起会见媒体,李彦宏称为陆奇列出目前百度面临的TOP 10挑战。百度TOP 10挑战的清单大概记载了李彦宏对百度最深的忧虑,除了当事者,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内容。不过,这既是李彦宏对陆奇的任务清单,也是李彦宏放权的开始。

关停并转

陆奇显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2017年春节一过,他便展示出自己的工作狂风格。

2017年2月8日,正月十二,百度宣布医疗事业部被裁撤。面对曾为百度带来不少风波的医疗事业部,陆奇到来之后果断裁撤200多人的医疗事业部,彼时裁员事件还引来不少争议,百度在刮骨疗伤之后打算聚焦主营业务。

医疗事业部被裁撤仅8天,2017年2月16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渡鸦科技CEO吕骋携团队加盟百度,吕骋还将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陆奇汇报。百度希望渡鸦科技发挥其产品化能力,再将百度的AI技术加持打造硬件,随后我们看到了百度世界大会发布的智能音箱raven H。

2017年3月1日,仅仅收购渡鸦科技半个月后,陆奇宣布百度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并兼任总经理。百度高级副总裁、技术战略委员会主席、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离开,其带领的L4自动驾驶事业部也被收编。王劲的出局,为陆奇整合混乱的L3、L4自动驾驶部门创造了契机,也为之后的自动驾驶平台战略(Apollo)打下了基础。

又过了半个月,2017年3月16日,百度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对百度糯米进行组织优化和管理架构调整,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兼任百度糯米总经理。百度糯米的未来目标也调整为推动服务类业务与人工智能的结合,为百度人工智能软硬件产品赋予更多生活服务类能力。

八天后的3月22日,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宣布离职,次日,百度随即宣布整合成立AI技术平台体系(AIG),由百度搜索业务群组副总裁王海峰负责。整合后的AIG包括深度学习实验室(IDL)、大数据实验室(BDL)、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SVAIL)、商业智能实验室(BIL)、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RAL)五大实验室。

随着吴恩达的离开,曾经兴盛一时的百度研究院被正式收编,成为COO陆奇手下五大业务体系中AI技术平台体系(AIG)的一个组成部分。

2017年4月28日,百度宣布CFO李昕转任百度资本,这次调整是李昕加盟百度9年来首次工作调整。除了余正钧接替李昕任集团CFO,百度投资业务的调整也是过去一年的重点,马东敏掌管百度的战略投资部门(简称:百度战投),至此形成百度战投、百度风投、百度资本的布局。这个结构是:对内有百度战投,负责战略投资;对外有风投、资本基金,分别对应早期和中后期的财务投资。

整个2017年上半年,百度内部的大动作接连不断,让人目不暇接。

陆奇治下的百度变形记:从危难之地重回正轨

2017年8月24日,内部调整还在继续。这一天,百度外卖正式合并给饿了么。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完成后,百度外卖成为饿了么全资子公司,百度外卖以5亿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总收购价格是8亿美元。此外,百度外卖品牌保留18个月给饿了么使用。

李彦宏曾宣称将在糯米、外卖等O2O领域砸下200亿元,至此,相当于宣告了百度O2O业务的失败。与此同时,百度也彻底卸下来了O2O的负担。

8月28日,百度内部进行了一次架构调整,AIG技术平台负责人王海峰接替林元庆担任百度研究院院长一职,经过了这次调整,林元庆在9月底也宣布离开百度自行创业。

至此,百度的一系列架构调整和整合才基本完成。陆奇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将百度的公司架构、业务体系、人员配置进行了一场彻彻底底的大清洗。

主航道与护城河

在一系列疯狂的架构调整同时,陆奇也在为百度寻找着新的业务支撑点。

2017年4月,随着一系列整合和调整,陆奇梳理了百度的核心业务,首次提出百度护城河概念,主航道指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百度的未来;护城河是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是百度的现在。这为百度规划出更为清晰的道路。

4月19日,陆奇在上海车展首次对外公布了百度的阿波罗(Apollo)计划,宣布通过开放可以给整个智能驾驶和无人驾驶汽车工业提供一个快速创新的生态。这是陆奇加盟百度以来,首次公布的重大明星项目,引起行业广泛关注和讨论。

陆奇治下的百度变形记:从危难之地重回正轨

7月5日,百度AI开发者大会召开,这是陆奇近半年来的期中大考。陆奇面向行业和开发者交出自己的成绩单,对百度人工智能业务全方位介绍,确立百度大脑与智能云是百度人工智能的技术基石,DuerOS和智能驾驶开放平台Apollo触达用户产生价值。

值得关注的是,在7月28日百度发布Q2财报后,公司股价盘后上涨了7%。百度在股票市场开始触底回升。

10月18日,百度股价达到274.97美元再创历史新高,而以7月12日收盘价186.76美元计算,百度股价在过去3个月中累计涨幅达到47.2%。此时百度的市值达到惊人的954.15亿美元,距离千亿美元市值只有一步之遥。

10月27日,百度公布了2017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第三季度百度营收235.3亿人民币(约合35.3亿美元),同比增长29%;净利润79亿人民币(约合12亿美元),同比增长156%。人工智能之外,信息流业务以第三季度业绩为基准的年化收入超过10亿美元,也成为百度今年Q3财报里的亮眼存在。

2017年11月16日,百度世界大会召开,此次大会百度重点发布了渡鸦团队打造的智能硬件新品raven H,并且宣布与雄安新区的合作进展,百度的AI应用落地取得实质性进展。而在11月15日,科技部宣布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时,百度凭借自动驾驶入列其中。

2018年1月9日,百度在CES 2018上发布三款搭载DuerOS 2.0的智能硬件产品,并且宣布Apollo 2.0正式开放。百度Apollo 2.0的正式开放,将总共16.5万行代码的自动驾驶能力开放给开发者,这个平台的路径正在按照百度的想法迅速推进,DuerOS平台更是连发三款智能硬件,至此,百度的股价逼近900亿美金。

进击的百度,市值如何冲破千亿美元

2018年年初,李彦宏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家首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这背后无疑有这陆奇的身影。

此时的百度,在陆奇的带领下,已经成功渡过最危险的时刻。

2018年的百度,市值能否冲破千亿美元?

让我们从百度的目前的业务上寻找答案、百度All in人工智能,这是一个技术趋势,但是能否将技术研发投入转化成营收,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努力。

就眼下来看,百度能否稳住目前的态势,主要受现有变现业务的影响。一是信息流业务,信息流和移动广告的契合,这让百度顺利找到搜索之外的另一个营收增长点。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被百度寄予厚望的信息流业务,并没有形成与搜索时代一样的市场垄断地位。正因为如此,这也直接导致了不久前百度与今日头条的正面开战。

第二个现金牛业务就是搜索,但百度也正面临不小的威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的搜索已经被弱化,很难达中心化的入口效应,再加上搜狗、微博等公司搜索业务的竞争,也给了百度不小的压力。

百度市值的增长,反映了市场对它未来的期待。这种期待,一是来自公司整体风貌、架构调整、执行力正向的改变;二是来自信息流等防御性业务的表现达到预期;三是百度的人工智能战略给人的期待感,尤其是DuerOS和Apollo给了市场对百度未来很大的想象空间。尽快落地开花,或许会成为百度冲破千亿美元市值的关键所在。

陆奇有两句广为人知的名言,第一句是“永远保持战斗的姿态”,第二句是“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

百度的战斗,远未结束。

(本文部分资料整理自网络)